据新泽西理工学院在线MBA项目调查统计的最新数据,近来美国远程办公人数比例进一步提升,现在已占到职工总数的48%,其中5300万为自由职业者,他们每年为美国经济贡献7150亿美元。自由职业者中又有4成为独立合同工,27%为兼职者,18%为多元化工作者,10%为短期临工,5%为自由职业主。

研究指出:

1:前100家企业中,有63家已经开设了远程职位。我们熟悉的Amazon,Kaplan,IBM,SAP都是远程工作的拥趸。

  1. 86%的远程工作者已经有了3-4年的远程工作经验,而98%的远程工作者集中于计算机&IT行业。

  2. 推荐雇主到大型远程工作平台来雇佣远程工作者:如ODesk,Elance,People per Hour, Freelancer, Guru.

  3. 推荐有助于远程协作的优秀应用:Basecamp(国内著名远程协作应用Tower最开始应该就是从Basecamp获得的灵感,这就是一家远程工作的典范公司,有机会我想好好聊聊它),Buffer(定时在社交媒体上进行营销行为),Dropbox(云共享),Evernote(项目管理,文件共享等合作),GoogleDocuments(多次看到推荐,可惜国内似乎不是很好用),Skype(视频音频或者文字即时通讯交流),SQWIGGLE(团队视频协作),Trello(项目管理,看板思路的领军产品)

  4. 34%的商业领袖认为,他们的全职员工中,50%的职位在2020年前将可能变成远程职位。

而增长的原因,报告认为主要是:

  1. 由于移动设备,应用,以及云端协作的发展,人们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获得需要的信息从而开展工作。
  2. 不同设备间通过互联网相连,共享信息,进一步促进了协作以及高效的时间管理。

而远程工作的好处,报告总结了这么4大点:

  1. 低人力要求,低成本,尤其适合创业企业。
  2. 更高效:一个斯坦福做的调研指出,允许员工在家工作,能够提升13%的工作表现,其中9%来自员工会自动工作更长的时间。
  3. 灵活性,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将不再那么泾渭分明。
  4. 让你专注于重要的事情:
    • 掌控自己的未来
    • 更多挑战
    • 有趣的工作
    • 弹性的时间安排

具体图表如下:
Image

那么,国内的远程工作发展得如何?

一、占比远低于美国,有巨大的发展空间

我们对客栈上5000+程序员进行了抽样调查,得出这样一个饼图:

Image

可见,目前程序员(以互联网/移动互联程序员为主)主要分布在创业企业,其次是外包行业。我们的自由工作者目前只占比14%,大部分是从企业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后才独立成为自由职业者。

14%对比上文谈到的,美国48%的数据,我们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。

二、目前国内远程工作的平台有哪些?

我们收集整理了14个类似平台,并对其中发展比较迅速的4家进行过比较:

那么多程序员远程工作平台,哪个更适合你?

国内程序员巨无霸社区:CSDN 以及 开源中国都已经开放了众包业务,不过业务流程还是比较基础的抢单-托管-开发-交付模式。

在模式上,已经对远程协作有了更深刻理解的新型程序员垂直平台:程序员客栈,coding则各自给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:程序员客栈通过项目管理产品化+项目监理的方式,coding通过云协作平台+全职项目经理的方式,成为了新一代远程平台目前项目量最高,发展也最快的两个平台。

14个平台列表如下:

http://proginn.com 程序员客栈

http://www.findcto.com findcto

http://www.kuaima.co/ 快码众包

https://mart.coding.net coding码市

http://apk00.com/ 猿团 

http://linktion.cn 英选

https://zb.oschina.net/ oschina众包 

http://light.starwall.org/  LIGHT平台

http://geekmayi.com/ 码易众包平台 

http://www.xyuanzhuo.com/ 小圆桌

http://www.sxsoft.com/

http://rrkf.com/ 人人开发

http://www.looip.cn/ 极客邦SOHO 

http://www.kaifabang.com/ 开发邦

三、国内远程工作发展的障碍是什么?

1、企业的接受程度:
对比程序员对远程工作的接受程度,国内的企业在这一块尚处于起步阶段。目前敢于尝试直接与远程平台合作远程项目的,大多是创业型互联网企业,项目也偏小和初级,大部分属于尝试心态。在国外,IBM,Amazon这种级别的公司,NASA这种级别的组织,已经完全接受远程工作方式,国内这个市场还需要教育。

2、开发者和企业双方真实信用体系的建立:
一位在国内国外都有过远程工作经验的自由开发者告诉我,在upwork,freelancer这类国外的平台上,用户评价是非常重要的判断因素。
他说:

开发者和发包方都有评价,大家几乎都是看对方的评分和历史成交纪录来了解对方的。他们对评价很看重所有每次都会认真评价对方,从沟通到实施到交付,我看大家写的很详细。

这个到了国内,因为刷单等行为习惯的存在,让评价可信度大打折扣。

3、国内社会对于远程工作身份的认可
这是一个隐性的影响,不少从全职专为自由职业的开发者和我聊的时候,都说,一开始是不愿意也不敢告诉家里自己的真实状况的,父母/配偶对于自己自由职业的身份有强烈的不安全感,把自由职业直接当成是失业。除非看到通过自由职业,的确可以获得稳定的收入以及更好的生活。

如同第一点,这也是需要我们的社会逐渐适应,习惯远程工作这种工作形式,需要我们一起来推动远程工作的影响力,让更多企业真的因此降低了成本,提高了效率;让更多远程工作者真的因此提高了产出,改善了生活。

创造了这样的价值,障碍也就被克服,三方都将得到让人满意的回报。